您的位置: 首页 >婚宴 > 正文

火爆全网小说!完结版《不败神婿》第四章!秦惜杨辰@在线阅读全文无广告无删减~

2020-04-16 17:47:30来源:

《不败神婿》中的主角是杨辰秦惜,描述::五年前,为了能让自己配得上她,他不辞而别。五年后,他携一身惊天本领,荣耀而归,只是归来之时,竟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女儿。

第1章

暮色渐深。

北境极寒之地。

一辆军绿色的吉普,沿着白茫茫的雪路而去,扬起阵阵飞雪,后排座位上的青年,不着痕迹的揉了揉有些发红的双眼。

在吉普车后面,是黑压压的人群,统一的军绿色战服,一眼望去,无边无际。

此刻,他们都是五指并拢,中指微接太阳穴,与眉齐高,湿润的双目,一概凝视渐渐远去的吉普。

“恭送战神!”

“恭送战神!”

......

忽然间,所有人齐声呐喊,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,震撼天地。

开车的大汉,名为马超,发红的双目扫了眼后视镜中的青年,满是不舍道:“守护,您真的要离开吗?”

青年本名杨辰,入伍仅仅五年,便立下汗马功劳,功勋卓越。

二十七岁,已经成为有史以来,最年轻的守护,镇守九州北境之地。

成为守护之后,更是战功无数,封号不败战神!

“如今的北境,已经铸成无敌之城,还有谁敢一战?”

杨辰说完,拿出一张红底白衣的合照,竟是一张结婚证件照。

照片上是他和一位五官极为精致的女子,女子看起来二十岁出头,一头长发简单的扎在脑后,杏眸轻扬,鼻梁高挺,小嘴丰润,一眼看去,比那些所谓的明星还要漂亮。

只是,照片中的她,一脸不喜。

“秦惜,你还好吗?”杨辰盯着照片中的倾城女子,喃喃低语。

看着他们唯一的合照,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意,思绪早已飞回过去。

五年前,刚刚大四的秦惜,一手创立了三禾集团,成为江州人尽皆知的美女总裁。

就在三禾集团发展最为关键的时候,她遭遇对手陷害,机缘巧合下与保安发生了关系。

而这个‘幸运’的保安,就是杨辰。

“江州美女总裁,与公司保安不得不说的故事!”

杨辰和秦惜还未走出酒店,江州头条新闻已经置顶了这条消息,无数媒体转载。

一时间,江州上到顶尖豪门,下至平民百姓,都知道了这个新闻。

一夜之间,三禾集团的市值,蒸发大半。

为了将影响减到最小,秦家人找到杨辰,让他入赘。

两人结婚的消息,不胫而走,一时间,轰动整个江州,而秦家,也因此沦为笑柄。

只是婚后不久,杨辰便悄无声息的离开,只为有一天,他能配得上秦惜。

五年来,那道绝美的身影,无时无刻出现在他的脑海,是他一步步走上荣耀巅峰的动力。

只是,每当想起她,杨辰心中都充满了愧疚。

......

三天后,江州国际机场,一架波音747客机缓缓降落。

“终于,回来了!”

杨辰迈步走下悬梯,踏入江州的土地,嘴角露出一抹久违的笑容。

“哇!妈妈,你在哪里?”

杨辰刚走出机场,就听见一道清脆的小女孩的哭声,不知道为何,他的心里忽然莫名的一紧。

“守护......”

马超刚要说话,便被杨辰打断:“从我离开北境那一刻起,我已不再是守护,这个称呼,不许再出现!”

看着一脸严肃的杨辰,马超身体不由的一颤,试探着叫了声:“辰哥?”

见杨辰没有反应,他才笑着说道:“辰哥,那个小姑娘,长得跟你挺像,你们该不会是亲戚吧?”

杨辰下意识朝着小女孩看了眼,只是这一眼望去,便再也无法移开,一股强烈的熟悉感袭来。

尤其是小女孩哭泣的样子,他的心仿佛都跟着疼了起来。

像是有所感应,小女孩忽然停止了哭泣,泪眼婆娑的看向了杨辰。

两大两小的四目相对,让杨辰更加清楚的看到了小女孩的容颜,那股莫名的亲近感却也更甚。

一张粉雕玉琢的精致小脸,粉扑扑的嫩肤如羊脂玉般细腻光滑,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,睫毛很长,沾满了泪水。

小女孩也就四岁的样子,虽然还小,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,长大后,绝对是一个大美人。

“爸爸!”

小女孩忽然叫了一声。

杨辰还没反应过来,小女孩已经满脸欢喜地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。

轰!

这一刹间,杨辰感觉脑海中一阵嗡鸣。

一旁的马超,也惊呆了,嘴巴动了动,说道:“这该不会,真是辰哥的女儿吧?”

过了好一会儿,杨辰才回过神,他蹲下身子,看着正扑闪着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小女孩,尽可能柔和的说道:“小姑娘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你爸爸!”

“哇!”

谁知杨辰刚说完,小女孩又放声大哭了起来,边哭边说道:“爸爸不要我了!爸爸不要我了!”

行人纷纷侧目,对着杨辰指指点点。

见小萝莉又哭了起来,杨辰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,一时间手足无措。

他堂堂北境守护,让无数人闻风丧胆,可现在却在一个四五岁的孩子面前,不知所措,若是传了出去,恐怕会惊掉好些人的下巴。

“小姑娘,我真不是你爸爸!”

“哇......爸爸不要我了......”

杨辰每次开口,小女孩都会哭得更凶。

五分钟后。

满头汗水的杨辰,终于妥协,将小女孩轻轻抱起。

小女孩挂满泪珠的大眼睛一直盯着杨辰,从始至终,那双小手都死死地抓着杨辰的衣服不放,生怕丢下自己。

“辰哥,这小姑娘既然这么喜欢你,不如你就真当她爸爸好了。”

马超笑着说道,见杨辰如刀般锋利的眼神看了过来,立马闭上了嘴巴。

无奈之下,杨辰抱着小女孩前往机场安保处。

小女孩又是一番哭闹,但杨辰还是忍痛带着马超离开。

只是两人刚离开,一名穿着黑色贴身职业装的长发女子,匆忙跑到机场安保处。

“笑笑!”

她看到正在哭闹的小女孩时,顿时泪流满面,一下子冲了过去,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小女孩,再也不愿放手。

对她而言,小女孩就是她的生命。

五年前她刚刚新婚不久,就发现自己怀孕,而那个男人,却忽然消失,直到母亲告诉她,那个人找父亲要了五十万,离开了。

那时候她几欲轻生,可每当想到肚子里的小生命,她都坚持了下来。

五年来,她受尽屈辱,甚至就连一手创建的公司,也在生产期间,被家族夺走,这一切,都拜那个人所赐。

她恨那个人,那个不辞而别,消失五年的男人。

“妈妈,笑笑刚刚看到爸爸了!”

小女孩扑闪着灵动的大眼睛说道,随即小嘴一撇,又想哭了:“可是,爸爸不要我了!”

听到小女孩的话,长发女子身躯狠狠地一颤,如遭雷击,目光瞬间呆滞。

第2章

这时候,一辆挂着江A88888牌照的黑色劳斯莱斯,缓缓停在了机场门口。

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人,立马上前,恭敬的打开车门。

这一幕如果被江州上流人士看到,一定会惊掉下巴,因为这中年人是江州市首富苏成武,但此刻,却要为别人开车门。

接着就看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,走了下来,一身藏青色唐装,手中拄着一根精致的拐杖,在拐杖顶端,镶嵌着一颗鸡蛋大小的蓝宝石,看似苍老无力,但身躯却十分笔挺,浑身一股威严的气势。

“小少爷,应该要出来了吧?”

老者忽然开口,双目炯炯的盯着机场出口。

就在这时,忽然两道笔挺的身躯,一前一后,相继出现。

老者目光始终盯着走在前方的那道年轻身影,在苏成武的惊讶中,老者快步走了过去,躬身、低头,动作一气呵成,恭敬道:“燕都宇文家族,管家韩天成,接小少爷回燕都,执掌宇文家族。”

听到老者自报家门,杨辰终于知道这老者是什么人。

只是,听到‘宇文家族’这几个字,原本重回故土的喜悦之情,瞬间被冲淡,一股怒意,不由冲上眉头。

杨辰轻蔑的看了眼韩天成:“还真是讽刺,十年前,我和母亲,被逐出家族,并被威胁,此生不得踏入燕都一步,只因,我为私生子,没资格占有宇文家族的一切,现在却要让我去执掌宇文家族?”

“十八年前,年仅九岁的我,在倾盆大雨中,和母亲一起跪在宇文家族的门口一夜,你们可曾有人动过一丝恻隐之心?”

“五年前,我母亲身患重疾,走投无路之下,我求宇文家族出面救治,你们又是如何做的?”

“如今知我从北境荣耀而归,手握重权,就想让我执掌宇文家族?”

“滚回去告诉那个人,对我而言,宇文家族,又算得了什么?如果再敢来招惹我,就别怪我亲自走一趟燕都。”

这番话,压在他的心中已经很多年了,五年戎马生涯的历练,早已让他心如止水,绝不会有如此巨大的情绪波动,但此刻,压抑许久的回忆,竟让这个铁骨铮铮的八尺男儿,双目通红。

韩天成长长地叹了口气,似乎早已经料到这一幕,开口道:“雁辰集团近日要落户江州,这是你母亲还在燕都的时候,用你和她的名字命名,凭借一己之力,打拼出来的产业,如今你母亲已逝,那雁辰集团,理应交还与你。”

杨辰冷冷地一笑,纠正道:“不是宇文家族还我,雁辰集团本就属于我母亲,只是,曾经被你们无情的夺走。”

话音落下,杨辰直接迈步离去。

“宇文家族,的确对不起你们!”

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韩天成一脸哀伤,随即对身边的苏成武吩咐道:“小苏,从今日起,你要想尽一切办法,尽你所能去帮助小少爷。”

闻言,苏成武一脸恭敬:“韩老,没有您,就没有我苏成武的今天,您尽管放心,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去辅佐小少爷。”

韩天成忽然又说:“对了,小少爷五年前就已经结婚,如今既然小少爷已经归来,你便代表宇文家族,去秦家表示表示。”

“是!”

......

一辆出租车,疾驰而行,坐在后排的杨辰,思绪也回到了过去。

当年那个倾盆大雨之夜的一跪,就已经彻底关闭了他对宇文家族的心,五年前,他的母亲因为重患而彻底倒了下去,而那时候杨辰刚刚毕业,身无分文,又恰逢被陷害,与秦惜产生纠葛。

秦家为了名声,让杨辰入赘,为了给母亲治病,他答应入赘,向秦家要了五十万,可不等他带这笔钱到医院,母亲已经不治而亡,甚至就连最后一面,都没有见着。

母亲死后,杨辰按照约定,入赘秦家,只是他自认配不上喜欢许久的秦惜,刚结婚不久,便入伍离开。

这一别,就是五年!

一处老旧的院落门口,停着一辆崭新的迈巴赫。

杨辰看了眼价值不菲的豪车,轻轻一笑:“看来,秦惜一家,要比五年前,更受秦家重视,岳父都开上三四百万的豪车了。”

再次来到秦家,杨辰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,五年前那件事,虽然他也是受害者,但终究还是占了秦惜的便宜,一个有着江州首席美女之称的女人。

五年前刚结婚就不辞而别,无论如何,这都是他的错。

可想而知,这些年来,秦惜要承受多少流言蜚语。

只是那时候的他很自卑,唯有干出一番事业,才有可能,配得上秦惜,如今,功成名就而退,手掌天下权势和无数财富,他终于有资格告诉所有人,他配得上秦惜。

走到院落门口,杨辰抬起手,刚要扣下,手臂顿时僵住,一番刺耳的对话,从院内传出。

秦母的声音响起:“小王,阿姨最近在申报那个废物的死亡证明,你先别急,等那个废物的死亡证明办下来了,小惜也就恢复单身了。”

秦父也跟着说道:“到时候,你秦伯父我,肯定同意你和小惜的婚事。”

“那就多谢伯父伯母了,只是小惜那边,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“小王,你尽管放一百个心,小惜一定会同意的。”

“那一切都交给伯父伯母了,对了,伯母,这是我托朋友,从国外带回来的纯天然燕窝,伯父,这是我亲自在缅国给您带回来的冰种翡翠佛像。”

......

整个秦家小院内,都充斥着秦父秦母的欢声笑语,杨辰的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。

只是想起那道无法忘记的身影,他将心中的怒意强行压制了下去,不管怎样,是他对不起秦惜。

更何况,这次回来,本就是为了她。

铛!铛!铛!

杨辰手指扣下,敲门声响起。

“谁啊?”

似被敲门声打扰了雅兴,秦母的声音中充满了不耐,接着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秦母打开门,脸上的笑容还未彻底消散,就看见一道她永远都不想见到的身影,顿时一副见了鬼的模样,惊怒道:“你......你是杨辰?”

第3章

五年不见,秦母风韵依旧,样貌几乎没变。

数年的戎马生涯,杨辰的轮廓虽未发生巨变,但整个人的精气神,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而在秦母的眼中,杨辰本就是已经死了的人,这才让她再见到杨辰时,既惊又怒。

“妈!是我!”

杨辰脸上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,这一次回来,他只想要好好的补偿秦惜。

“竟然真的是你这个废物!”

秦母终于确认,眼前的男子就是杨辰,双手叉腰,一副泼妇相,怒道:“你早不回晚不回,偏偏等到小惜要重新嫁人了回来,是成心来捣乱的吧?”

这时候,秦父也跑了过来,正好看到杨辰,也听到了秦母的话,二话不说,一拳打了过来,同时怒喝道:“我打死你这个混蛋,竟然还敢回来!”

“啪!”

一道魁梧的身影瞬间而至,挥手间抓在了秦父的手臂上,冷冷说道:“没有人,有资格动他!”

阻止秦父的汉子,自然是马超。

跟随杨辰多年,身材十分魁梧,长相又凶悍,他的出现,瞬间镇住了场子,秦父一脸惊恐。

“滚出去!”杨辰的声音冰冷如霜,刀锋般的眸子落在了马超的身上。

马超虽然十分不甘,但对于杨辰的命令,他不会违背,只能松手:“对不起,辰哥!”

“知道错了,就给我滚,今后没有我的命令,不得插手我的事情。”杨辰满脸冷意。

此刻的杨辰,身上的气势不经意间释放出了一分,就是这一分,却让秦父和秦母,意识到他们眼中的废物女婿,消失五年归来,好像真的有点不一样了,但这种想法,也只是一闪而逝,在他们看来,杨辰就是废物。

有了马超这么一出,秦父和秦母再也不敢对杨辰动手动脚。

“翅膀硬了,就连老子都敢动了,你给我滚,现在就给我滚!”秦父怒道,若不是忌惮刚刚那个魁梧汉子,恐怕他早就动手了。

杨辰心中怒火中烧,但一想到那道思念了五年的身影,又将怒意生生压了下去,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,他这次回来,本就是为了补偿秦惜,什么都能忍受。

“这废物不能走,回来的刚刚好,今天就让他和小惜去办离婚手续,明天咱们就给小惜和王健订婚,也不用办死亡证明那么麻烦了。 ”秦母连忙拉住杨辰的一条手臂,生怕杨辰真的离开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秦父也恍然大悟,拉住杨辰的另一条手臂:“老婆说的对,等小惜回来,你们就去离婚。”

杨辰被硬生生的拉进了大院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这对岳父母是因为女婿回来了,很热情。

进入屋子,就看到一张放在客厅的宴会大桌,已经坐满了人,都是秦母身后的亲戚。

这些亲戚当中,还有一张陌生的面孔,是一个满身名牌的青年,有意无意的露出手腕,戴着一块价值不菲的劳力士,周围的亲戚,似乎都是围着他而坐。

此刻,青年正眯眼盯着被秦父秦母‘请’进门的杨辰。

餐桌上,摆放着一个很大的蛋糕,看样子是有人要过生日。

只是杨辰的记忆中,无论是秦父还是秦母,又或者是秦惜,生日都不在今天,那这是谁的生日?

刚刚还在谈论要给杨辰办理死亡证明的一众亲戚,现在大活人就这样出现了,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阵惊惧,但很快都是双目锃亮,精神振奋,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“杨辰,他不是失踪了五年吗?怎么忽然回来了?”

“早不回晚不回,偏偏王少都要和小惜结婚了,他回来,恐怕是有其他的想法。”

“其他想法?在王少面前,他就是个废物,跟王少争,他有资格吗?”

秦母的亲戚,都在低声议论,只是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,虽然压低了声音,但在场每个人都能听到,而那被称为王少的青年,显然也听的一清二楚。

王少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,看着秦母,疑惑道:“伯母,这位是?”

秦母冷笑一声,一脸嫌弃的看了眼杨辰:“他就是那个消失了五年,我都要给他去办死亡证明了,又忽然冒出来的废物,不过你放心,他回来的刚好,办死亡证明还需要时间,但离婚手续,今天就能办。”

秦母毫不掩饰要让秦惜离婚的想法,对王少说完,又一脸得意的说道:“杨辰,他可是江州王家家主的长子王健,用不了几年,他就要继承家主之位了,我奉劝你对小惜不要再有任何非分之想,他们的婚事,我们都同意了。”

“如果你有自知之明,等小惜回来了,就快点去把离婚手续办了,莫要耽误了小惜的幸福。”

一桌的亲戚,此刻也是七嘴八舌,在这位王家大少面前,每一个人都想要借着踩杨辰一脚的机会,来讨好这豪门大少。

杨辰的眸光中,有抹锋芒,一闪而逝。

这些亲戚,还真是讨厌,如果不是秦惜,抬手间就能教他们如何做人。

王健很是满意,一脸得意,靠在座椅上,轻轻摇晃着装满红酒的高脚杯,笑眯眯的盯着杨辰,戏谑道:“不知道你消失的五年,都做了些什么?”

杨辰淡淡看了他一眼:“当兵!”

“当兵?你该不会是在部队养了五年猪吧?哈哈......”

不等王健回应,忽然有亲戚大笑起来,同桌的其他亲戚,也都肆意大笑着。

杨辰沉默。

王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随手拿出一张支票,刷刷几笔签下自己的大名,推到杨辰身前,豪气的说道:“你应该看到了,秦家并不欢迎你,你这次回来,肯定也是为了财,只要你愿意跟秦惜办离婚手续,这张支票上面的数字,你随意填,在江州任何一家银行,都能立刻兑现。”

秦家的那些亲戚们,此时一个个眼睛都亮了,恨不得那张支票是给他们的。

“小王,哪里用得着给他钱?小惜是我的女儿,我要他们离婚,他们就必须离,凭什么还要给他钱?”秦母看着那张支票,就像是把自己的钱拿出来,白白送给了杨辰。

王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屑,但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说道:“伯母,对我而言,钱不过就是一串数字而已,我不想节外生枝,只想尽快的让小惜恢复单身。”

听王健这样说,秦母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只是看向杨辰的眼神更加阴冷。

在一亲戚的羡慕中,杨辰拿起了那张支票。

“刺啦!”
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收下的时候,杨辰竟当众将支票撕成了碎片。

随即一脸平静的看向王健:“如果秦惜要跟我离婚,我绝不赖在秦家,但如果她不愿意,谁也别想插手我们的事情。”

如果有北境的兄弟在场,一定会知道,这种平静状态下的杨辰,才是他最危险的状态。

王健的双目微微眯了起来,眼前的青年,让他感到了一丝压力,这种感觉,很不爽。

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敢得罪王健,简直就是在找死。

就在这箭弩拔张的时候,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响起,随即就看到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出现,正是秦惜,和一个小女孩。

“王健,你怎么又来了?这是我家,不欢迎你,请你立刻滚出去!”秦惜一看到王健,脸色立马阴沉了下去,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,背对着门口的杨辰,身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。

他无数次的想过再在和秦惜相见时的画面,也偷偷演练过无数次,只是当他真的要面对秦惜的时候,却发现,以前的演练根本没用,此时,他竟不敢回头去看,那个他怀着深深歉疚,思念了整整五年的女人。

“爸爸!”

杨辰还未回头,身后便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,身躯狠狠的一颤,转身就看到一道娇小的身影,一脸欢喜冲了过来。

刚刚在机场,就是这个小女孩,缠着自己喊爸爸。

杨辰蹲了下去,很自然的将小女孩抱入怀中。

自然而然,仿佛,他早已抱过无数次眼前的小女孩。

这一刻,秦惜也看到了杨辰,四目相对,一时间,整个空间似乎都凝固了,只有他和她的对望。

过去的五年里,这道身影曾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,对于这个女人的思念和愧疚,是让他不断变强的动力,为了能配上她,杨辰才咬牙挺了过来。

秦惜的双眸紧紧地盯着那道身影,绝美的容颜之上,一时间浮起了太多的情绪。

“小惜,我回来了!”杨辰率先打破了平静。

第4章

这一声我回来了,让秦惜从惊愕中回过了神,倾城的面容之上,神色渐渐冷了下来。

杨辰清晰的看到,秦惜脸上的表情从惊愕到了呆滞,再到滔天的恨意。

五年前,两人被陷害,家族为了名声,让杨辰入赘秦家,而秦惜本就是那种将贞洁看的比生命还重的女人,也就认了这一切。

但她怎么也没想到,两人结婚不满一个月,杨辰忽然消失,直到母亲告诉她,这个男人拿了父亲给的五十万。

就在这时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后来,秦家趁着她生育那几天,以秦惜为家族蒙羞为由,将她一手创立的三禾集团,强行收为家族独有。

想到那段灰暗的日子,无数个夜晚自己偷偷流过的泪水,秦惜对这个不辞而别的男人,充满了恨意。

“你若是死了,我也就认了,可你偏偏失踪了五年后,又出现在我的面前,揭我过去的伤疤,你很开心吗?”

秦惜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,像是要将这些年来,心中压抑的情绪,全都发泄出来。

看着心爱的女人痛苦不已,杨辰心如刀绞。

“小惜,对不起!”

杨辰走上前,一脸诚恳,除了道歉,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

“五年前,你为何要不辞而别?”秦惜轻咬红唇,双目死死的盯着杨辰。

“我想让自己配得上你!”看着近在咫尺的倾城容颜,杨辰铿锵回应,这次归来前,他已发誓,绝不会再让眼前的女人受到一丝伤害。

“呵!”

秦母忽然冷笑一声,讽刺的看向杨辰:“简直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,当年可是你主动找上老秦,说只要老秦给你五十万,你就再也不和小惜相见。”

杨辰立马否认:“我没有!”

他的瞳孔中,有一抹慑人的光芒一闪而逝,秦母是在诬陷自己。

秦母冷笑连连:“没有?那我问你,五年前,老秦是不是给了你五十万?”

杨辰解释:“我是向岳父借了五十万,但没用上,次日就一分不少的全还给了岳父。”

“放屁!你拿走钱后,就彻底的消失了,直到今天,我才见到你,你什么时候还我钱了?”秦父当即否认。

这妇唱夫随,丝毫不给杨辰解释的机会,誓要将杨辰拿钱走人的罪名给落实了。

啪!

秦惜抬手就给了杨辰一巴掌,指着门口,情绪激动道:“滚!你给我滚!”

“哇......”

一直扑在杨辰怀中的小女孩,放声大哭了起来:“妈妈,不要赶爸爸走,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,就我没有,我想要爸爸,妈妈,你别赶爸爸走!别赶爸爸走!”

小女孩哭的一塌糊涂,声泪俱下,双手还紧紧地抱着杨辰的脖子,生怕一松手,就再也见不到爸爸了。

秦惜顿时慌了,也顾不上继续指责杨辰,连忙抱过女儿,紧紧地搂入怀中,不停的说道:“妈妈不赶爸爸走,不赶爸爸走,笑笑不哭,不哭。”

她说着,泪水从眼眶无声的滑落,不管她心中是有多么的恨这个男人,但他终究是女儿的父亲,为了女儿,她什么都愿意,什么都能忍。

“爸爸,妈妈已经答应笑笑,不赶你走了,那你也答应笑笑,再也不要离开妈妈和笑笑,好不好?”笑笑一边哭着一边期待的看着杨辰说道。

母女俩的对话的声音并不大,但落在杨辰耳中,却宛如一击惊雷,让他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。

在机场第一眼见到笑笑的时候,就发现她的五官与自己有几分相似,笑笑的年龄,也就四岁的样子,这一切,都在告诉杨辰,笑笑就是他的亲生女儿!

难道说,是因为五年前的那一次,就有了笑笑?

怀胎十月,今日又是笑笑的四岁生日,加起来刚好快满整五年,与自己离开的时间完全能对上。

杨辰越想越是震惊,猛然间快步走向前,看着那泪眼婆娑的绝美女子,颤抖着问道:“她,她是我们的女儿?”

秦惜一脸矛盾,半晌,才点了点头,他是孩子的父亲,有资格知道真相。

尽管已经猜到,可当秦惜亲自确认的时候,这个消息还是让杨辰激动不已。

一代战神,此刻竟流下了泪水,有内疚,也有愧疚。

杨辰猛的一把将女儿抱在怀中,在她耳边柔声说道:“爸爸答应你,这辈子,都不会再离开你和妈妈。”

声音虽然很轻,但却铿锵有力,为将者,不轻易许诺,一许,便是一生。

“放开我孙女!”

就在这温馨的时刻,秦母三两步上前,从杨辰手中抢走了笑笑。

杨辰怕伤到孩子,只能放弃争夺。

一股滔天怒意不由升起,可当看到女儿的时候,再想到秦惜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的痛苦,以及这些年来独自承受的流言蜚语和屈辱,杨辰又生生将怒火平息。

“小惜,我知道你心软,但这一次,我和你爸,是绝对不会看着你再往火坑里跳。”

秦母一脸愤怒,随即又指着桌子上摆满的金银首饰:“这是王健带来的彩礼,我和你爸已经替你收了,你现在就跟这个废物去办离婚手续,然后就准备和王健结婚。”

这边夫妻俩还没有说要离婚,秦母就已经开始计划让秦惜再婚。

如果不是看在妻子和女儿的份上,他早就要动手了。

“哇......”

笑笑又哭了起来:“姥姥,不要赶爸爸走,我要爸爸,别赶爸爸走。”

小姑娘虽然还小,却能听懂秦母的话,一时间又大哭了起来,这让初为人父的杨辰,心都要碎了。

秦母一脸不耐,冷着脸训斥道:“秦笑笑,给我闭嘴!你爸爸早就死了,他不是你爸爸,再哭,就把你关进小黑屋。”

秦笑笑的身躯明显颤抖了一下,也不敢再哭出声,只能憋着,只能不停的抽噎着流泪,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看秦惜,又看看杨辰。

看着女儿如此惧怕的样子,杨辰就知道,秦母之前肯定关过女儿。

他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涨了起来,这一刻,整个房间的温度,似乎都降了好几度。

完整版《不败神婿》未完待续.....

完整版阅读请打开【微信】→【搜一搜】搜索【揽竹云书】公/众/号

回复书名首个字+章节比如:不4,即可阅读想看的章节

相关阅读

  • 婚纱摄影
  • 婚礼策划
  • 婚纱礼服
  • 婚宴酒店
  • 聚优惠
  • 结婚问答
  • 结婚百科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