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婚纱 > 正文

央视出品催泪弹:只剩一口气吊着,我也要找到你...

2020-01-15 10:33:55来源:

原标题:央视出品催泪弹:只剩一口气吊着,我也要找到你...

这一天,央视演播厅里,出现了一位老头...

他穿着土土的军绿色上衣,蓝色裤子,背着迷彩大包,与演播室的光鲜亮丽并不相称...

他的普通话很不标准,有一股西北口音:我来自甘肃省徽县,我叫王玉明。

最奇怪的是,他的背包上,贴着一张寻人启事...

寻人启事上的照片,是一位眼窝凹陷的老人...

老头说:只要我不死,我就一定要找到她。

这一幕,是央视开办的公益寻人节目《等着我》的开头片段...

每一期,都有一个委托人,委托节目组帮他们找人。

这档节目影响并不大,从2014年开播至今,默默无闻的讲述着生离死别的故事,和久别重逢的感动...

在所有期的节目中,王玉明的故事有些不同。

2018年,1月25日,19点。

这是王玉明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数字,因为在这一天,他的老伴阎宝霞走失了。

阎宝霞走失之前,王玉明正在卫生间洗脸...

阎宝霞看不到人,以为老伴出门了,就跑出门找老伴去了...

等王玉明反应过来,老伴没了人影。

老伴丢了。

更让他担心的是,阎宝霞患有阿兹海默症,她根本没办法自己回家。

有人告诉王玉明,阎宝霞上了国道。

王玉明报警,调了道路监控,看到了阎宝霞,但她走出监控后,再找不到她的身影。

这是王玉明最后一次看到阎宝霞。

大年初一,王玉明就背着那迷彩大包出门寻妻...

每次出门,王玉明都会带这几样东西:200多张寻人启事;掸灰的棍子;10瓶胶水;塑料布;床单;薄被子;老伴给他做的一双鞋...

在寻人启事上,写着:不管是死是活,送人来20万,打电话我去接人1万元谢恩。

王玉明不富裕,但他想卖房子来筹集这笔钱。

他说:没有阎宝霞,我要房干啥?

在外寻人时,王玉明从不睡旅店。

他总是找个空地或者屋檐下,铺上一张塑料布,再垫上床单,盖上被子,睡一宿...

儿子心疼他,让他找个旅店睡。

他说:睡外面,可以看看有没有流浪的人。

他觉得,这些流浪的人里,保不齐就有自己的老伴阎宝霞呢。

但这种可能,其实微乎其微。

在外人看来,王玉明是吃苦受罪最多的那个人。

但在王玉明的认知里,老伴阎宝霞才是最可怜的人。

每时每刻,王玉明都在想,老伴饿了没吃的;老伴冷了没衣服穿;老伴热出一身汗,也没人给她洗澡...

王玉明说:吃馍的时候想到她,我难过得咽不下去。

王玉明是个很重感情的人,他总能记得人生中的一些大日子。

他记得,1965年3月母亲去世了。

他记得,和阎宝霞结婚的时候,是1969年4月30日。

他还记得,他们是2008年搬进新房,也是在这一年,老伴患上了阿兹海默症。

正因为重感情,也为他千里寻老伴埋下了伏笔。

在王玉明心中,除了爱意,还有深深的愧疚和亏欠。

这份愧疚和亏欠,来源于他内心总是觉得,阎宝霞跟着自己,受了太多委屈,吃了太多苦。

结婚时他没钱,用战友凑的十几块钱,买了两个脸盆,买了四条毛巾,两个镜子,一堆水果糖...

办完婚礼,王玉明说:我真正有个家了,心里热乎乎的。

阎宝霞生孩子,他还是没钱,只能找村里的接生婆接生,结果阎宝霞大出血。

阎宝霞缺乏营养没有奶水,王玉明只能去讨羊奶给孩子喝...

因为忙于处理各种家务事,他没办法陪阎宝霞,她一个人呆在屋里,呆出了精神分裂症。

王玉明只得把她送回河北娘家,让岳母照顾阎宝霞和孩子,自己留在外地工作。

1976年,他去河北岳母家接阎宝霞时,却遇上唐山大地震...

为了补贴家用,阎宝霞卖过冰棍,一根冰棍能赚2分钱。

第一天,阎宝霞就挣了两块钱。

她把赚来的钱,交到王玉明的手上,王玉明也不花,只是用个布袋装着,留作纪念。

直到现在,他还随身带着这两块钱。

阎宝霞受的这些委屈苦难,王玉明记了一辈子。

每次接受采访,他从来不说自己寻人有多苦,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,当年老伴的遭遇。

他说:她受苦了,给我挣了这么多钱,干了一辈子的活,她走前啥都没拿走,啥都没拿走啊。

2008年,王玉明一家搬进新房,他以为好日子要来了。

但这一年,阎宝霞却得了阿兹海默症。

炒菜时,一盘菜能放三、四次盐,咸得吃都吃不下。

王玉明给她买的衣服,她忘记放哪里,就指责王玉明把她衣服偷了...

王玉明花了近4万元,给阎宝霞买了一份最高级别的养老金。

因为他害怕,如果自己先去世,至少老伴也有一份养老金,不至于过得太凄惨。

但王玉明没想到,他还没等到死别,就先遭遇了生离。

迄今为止,72岁的王玉明已经走了6000多公里路,贴了20000多张寻人启事...

但,依然没有阎宝霞的消息。

所以,他才想上《等着我》,对他来说,这个节目能带给他希望。

在节目中,王玉明一直在恳求大家,帮他发发微信,帮他找回阎宝霞...

在《等着我》里,有这么一个环节:一扇门背后,有一个椅子,如果节目组找到人,这个人就会坐在椅子上...

王玉明激动地打开门后,椅子上空空的。

节目组并没有找到阎宝霞。

王玉明不明白其中的意味,一直东张西望,自言自语地说:阎宝霞呢?

自上节目以来,王玉明哭了很多次,但没有哪一次,能这么伤心。

即便已经被主持人告知,他们没有找到阎宝霞后,王玉明还是没有死心,一直盯着空椅子,他等待奇迹发生...

2019年,是王玉明和阎宝霞结婚的第50个年头,用现在话来说,是金婚。

即便老伴不在身边,王玉明还是给她写了封信。

亲爱的宝霞:

这两年你走到哪儿去了?一定受苦了吧。

我们俩在一起已经50年了,你从2000公里外跟着我来到徽县,受苦了。

年轻时,你在老家劳动带孩子,我们十几年分居两地生活,我们俩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,我们年轻的时候受折磨,现在老了,条件也好了,我说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离,谁知阿兹海默症害死你了。

你到底到哪儿去了?我欠你的太多了,你走到光明处,有好心人报个信,你的男人王玉明接你回家。

节目之后,王玉明继续踏上寻老伴之路。

王玉明说:只要我不死,我一直要找下去,如果我死在外面,也算是和她同甘共苦了,再没有遗憾了。

2020年,是王玉明寻找老伴的第三年。

我们希望,在这一年,王玉明能一切如愿,早日与阎宝霞团聚。

来源:搜狐

相关阅读

  • 婚纱摄影
  • 婚礼策划
  • 婚纱礼服
  • 婚宴酒店
  • 聚优惠
  • 结婚问答
  • 结婚百科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