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婚纱 > 正文

顾一宸:你只是曾经爱过我吗?现在呢?

2018-09-17 15:12:33来源:

原标题:顾一宸:你只是曾经爱过我吗?现在呢?

1.

这张喜庆的婚礼请柬,我翻来覆去,看了很久。

婚礼请柬设计得再精美,也不外乎百年好合甜蜜幸福的寓意,并不会有太大的不同。吸引我的目光的,是请柬上的“林清梦”三个字。

有些往事,太过伤心,我以为我已经把它们忘了,就像是自我保护,也像是自我催眠。可这三个字像一把钥匙,插进我的心锁,轻轻转动,喀嗒一声轻响,就打开了一扇尘封已久的大门。

门外是我云淡风轻的一脸淡然,门内是我狼狈仓促的悲情青春。

林清梦的婚礼,我是去,还是不去呢?林清梦,我是依然爱你,还是终于放下了你呢?

2.

“喂,你谁啊,不要坐我旁边!”我刚找到教室,进去寻了个座位坐下,耳畔就传来了语气里带着不满的声音。我回过头,一张清纯秀丽的俏脸映入眼帘,蹙着的眉显示出俏脸的主人此刻心情并不美妙。

“这是高一7班的教室,没错吧?”我挠了挠头,问道。

“是啊,你赶紧起开!”俏脸姑娘一脸嫌弃。

“新班级的座位应该是自由选择的,这里空着,我当然可以坐在这里,你要是有意见,你大可以自己去坐别的地方啊!”我虽然喜欢好看的姑娘,但如果这姑娘对我不友善,那可就得另说了。

“你!你!你怎么那么厚脸皮啊!”生气的俏脸看起来还蛮可爱的嘛。

“啊?这都被你发现了!我叫刘逸凡,你呢?”我的笑脸不一定帅气,但一定很真诚,至少看起来是这样。

“哼!”俏脸转向一边,嘟着嘴,看着窗外,并没有理我的打算。

老师点名的时候,我才知道,这个讨厌我的俏脸姑娘原来叫林清梦。林清梦,这娇蛮的脾气可和这婉约的名字不太搭啊!我暗自腹诽着她,当时只道是寻常,我又怎会知道这个名字会与我牵扯纠缠,羁绊了我的整个青春。

3.

不是冤家不聚头,我和林清梦同桌没几天,就彼此熟悉了起来。我熟悉她的小脾气,她也深知我的不要脸。我俩吵起来针锋相对,旗鼓相当。

是谁说过,稚拙的少年不知道如何表达心中的爱意,就会去恶作剧,去欺负她,只为了引起她的注意。

我与她吵闹,与她斗嘴,我了解她的性格和喜好,却唯独不知道,我其实是喜欢她的。

那天上课时,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精美的信纸,藏在课本下,偷偷摸摸的看。还没看多久,脸就先红了。和我吵闹时,她也脸红过,不过那是被我气得面红耳赤的红,而不是现在这样娇羞的宛若晚霞的红。

我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,那是什么?情书?谁写给她的?她为什么看得那么开心?隔着一个转身的距离,我仿佛都能听到她小鹿乱撞的心跳。

看了情书的她,变了。人还是那个人,心已经不同往常了。她的心轻盈得仿佛一只翩跹的蝴蝶,好几天都没跟我斗嘴。我被她冷落在一旁,心里十分寥落,突然就体会到了被打入冷宫、不受帝王宠爱的妃子那种落寞的心情。

后来,她的课桌里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礼物,有时是一个漂亮的发卡,有时是一盒好吃的巧克力,有时是她喜欢的明星的海报。

每天一来到教室,她就兴奋的扑到座位上,从课桌里掏东西。她的课桌仿佛变成了哆啦A梦的神奇口袋,从里面能掏出一切她想要的东西,既有心动,也有惊喜。

她很少再跟我说话,只醉心于那个甜蜜的世界。那个世界里,有一个人,正暖暖的爱着她。那个人既会给她写情意绵绵的情书,也会给她送合她心意的礼物。

4.

第二封情书出现的时候,她甜甜的笑了。她小心翼翼的展开那封情书,就像打开她欢呼雀跃的心。

放学后,她早早的收拾好书包,就走了。我远远的尾随她,看到她走向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,那个男生接过她手里的书包,背到自己背上。她坐上那个男生的自行车后座,两人扬长而去。

如果不要那么贫嘴,如果一开始遇见她的时候不是以一个逗逼的姿态,我是不是能大胆的说出我对她的爱,而她坐上的会不会就是我的后座?

一念及此,我自嘲的笑了笑,转身向街上走去。该买点什么,好明早塞进她课桌呢?她的笔袋有点旧了,看看有没有好看的,给她买一个吧!

没错,她课桌里那些让她喜笑颜开的礼物都是我买的。只有我这么了解她,只有我知道她最想要什么样的礼物。

我买给她的东西都不贵,就是一些小玩意儿,一些她会喜欢的小玩意儿。贵的是我悄悄爱着她的那颗心,可惜她不会知道。

她该不会把我的礼物算到了写情书那哥们头上吧?那我可真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!她现在被别人接走了,礼物我还买吗?还送吗?

买吧!送吧!只要她开心,那就好。

5.

那个高高的帅帅的男生接送了她一阵,就没有再出现了。礼物我又接着送了一阵,后来也没再买了。

座位调整时,我主动申请,调换了座位。林清梦,我是很喜欢你,可是,我不能总是悲伤的坐在你身旁。

有多少爱,隐藏在玩笑里,因为过于亲昵的关系,而说不出口。你怎么会相信,这个和你嬉闹了一年多、天天斗嘴的同桌是喜欢你的呢?

你不会相信。那就让我离开你,远远的离开你,远远的看你,远远的喜欢你。

坐到后排后,我时常偷瞄林清梦。书声琅琅里,我的目光悄无声息的跋山涉水,越过一张张年轻的面庞,落在了她的背影上。

她的头发都长到那么长了,已然及腰,黑亮顺滑,如同瀑布。她的身形什么时候变得瘦削了?印象中的她,还是刚与我同桌时那稍胖的样子,娇憨可爱。

进入高三,钟表的指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,转得飞快。我们每个人都在加速了的时间里匆忙的往前赶去。心里再多惊涛骇浪,都被淹没在题海里,只剩一声叹息,飘散在失眠的夜里。

6.

毕业后,我去了北方的一所大学,因为我记得她说过,她想要离开湿热的南方,去北方看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。即便不能和她在一起,我也想离她近一点,仿佛地理位置上近一点,心也能和她贴近一点。

不久,听到消息,果然,她也填报了北方的大学,和我的大学相隔不远,只隔着一座城的距离。一座城,两个小时的车程,隔开了两个曾经挨在一起坐的人。

上大学后,世界终于对懵懂的我们展开了它广袤的画卷,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,也遇到了更多的人。

有知性的学姐关心过我,也有甜美的学妹仰慕过我,万花丛中,只需要一个停留一次俯身,就可以邂逅一段爱情。每当“要不也谈个恋爱吧”的声音响在脑海里时,眼前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张薄怒的俏脸,耳畔仿佛又传来了那句“喂,你谁啊,不要坐我旁边!”

我真的没有办法在心里装着一个女孩时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。我骗不了自己。我忘不了。我做不到。

忘了具体是哪一天,大二的某一天,我拨通了那个辗转问来的号码,喂,是我。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知道是你,你现在可没办法再坐我旁边了哦!

我们就这样一句又一句的聊了起来。在这些话语里,往日的时光纷至沓来,仿佛我没有主动离开,仿佛她就在身边。

距离隔开了尴尬,说起话来轻松了不少。我们聊着近况,互诉衷肠,交流心事和想法,气氛变得前所未有的融洽。

说得开心时,多少次我都想说出那句“其实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”,又咽了回去。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呢,也许她只当我是个老同学、好朋友呢?

在一通通电话、一条条短信里,我们毕了业,找了工作,仍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联系着。淡如水的交谈下,缓缓流动的是我始终未曾泯灭的深情。

直到我收到了她婚礼的请柬。

7.

这些年,没听说她谈恋爱啊,怎么突然就结婚了呢?

这封请柬就像一声惊雷,轰隆一声,惊得我如梦初醒。从始至终都是我一厢情愿,她从来没有喜欢过我。聊了那么久,也只是聊了天而已。彼此交心了吗?我是有,她,或许并没有。

既然从未拥有过,那又何谈失去?

既然木已成舟,她即将嫁作他人妇,那我的缱绻心事就让它石沉大海,仿佛从未存在过吧!

不!我要告诉她!我要让她知道,曾经有个人深深的爱过她,一爱就是很多年。

想了又想,我还是给她发了一条微信:我曾爱过你,甜蜜又心酸。如今你成婚,诚心祝福你。

没过多久,手机屏幕亮了起来:只是曾经爱过吗?现在你还爱吗?

我摇头苦笑,你都要结婚了,现在我还爱不爱你,有意义吗?

她很快回复,有意义,告诉我。

照实说,会不会造成对她的困扰,可这个时候说谎,我又于心不甘。罢了,说实话吧!我还爱着你,祝你幸福。

我也爱你。(笑脸)

我盯着手机屏幕,差点跳起来。正想说点什么,看到上方显示“对方正在输入”,就暂时按捺住了我心里的所有疑问。

高中时那两封情书,是我自己写的。来接我回家的那个男生是我表哥。我做这些,只是想让你吃醋,刺激你表白。谁知道你个傻瓜,只知道傻乎乎的送礼物,连个字条都不肯留。

这段话的每个字都像一颗颗钉子,敲进了我心里。我心痛得厉害,为那些年的误会,也为自己错过的缘分和时光。

对不起,是我太笨了。我敲下这几个字,却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哼,你再好好看看婚礼请柬!她发了条语音过来,语气傲娇又轻快。

我疑窦丛生,请柬我看过很多遍了呀!我拿起请柬,顺眼看去。咦,之前只顾看她的名字,这会儿才发现,男方的名字,柳易梵,柳易梵,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啊!

柳易梵。刘逸凡。新郎官的名字和我同音不同字。难道?

就知道你个闷葫芦,不来点狠的激你一下,你一辈子都不会向我表白的,哼!

小梦,你没结婚啊?这请柬是假的?我的声音因激动而带上了颤音。

哼!你说呢?我的婚礼,你到底来不来啊!她的声音一如当年,娇蛮而不耐烦。

我笑了,这一辈子都没笑得这么开心过,来啊!我的婚礼,我怎么能不来!

-END-

作者简介:顾一宸,微博签约自媒体,微博读书签约作者。

专注于情感治愈和励志分享,写暖床故事,泼酸辣鸡汤。

微信公众号:顾一宸(ID:guyichen6)。新浪微博:@顾一宸。

欢迎前往微信和微博关注,阅读更多好文。

代表作《如果觉得委屈就成为你想要的光》和《我与你的惊喜是刚刚好的相遇》,全新力作《管他努力有没有回报,拼过才是人生》正在当当京东天猫全网热销中!

相关阅读

  • 婚纱摄影
  • 婚礼策划
  • 婚纱礼服
  • 婚宴酒店
  • 聚优惠
  • 结婚问答
  • 结婚百科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