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婚宴筹备 > 正文

别不信!!这两个生肖在一起最容易离婚~太可怕了!!

2018-06-06 10:36:53来源:

原标题:别不信!!这两个生肖在一起最容易离婚~太可怕了!!

“我和苏北,谁的技术更好呢?”

“她都不让我碰,哪有你这么撩人!”

苏北站在酒店房门口,熟悉的声音从门里传来。

她死都不会听错,这个带着浓浓情欲的声音属于她男朋友!而那个女人则是她的好闺蜜叶冉!

他们!他们怎么能做这种事情!

苏北不敢置信的轻轻推开了房门,地上遍布着散乱的衣服,床上白花花的肉体正抵死缠绵!

她瞬间如同被雷劈到,浑身僵硬,满脑子都只剩下一片空白。

“讨厌!”

叶冉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,柔媚得骨头都酥了。

随着叶冉长长的呻吟声,苏北强忍着的泪水终于止不住落下。

骗子!全都是骗子!

什么此生最爱!什么最好的闺蜜!全都是谎言!

苏北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恨意,她摘下情侣戒指,狠狠扔到了床上,惊醒了一对肆意温存的奸夫淫妇。

“叶冉!你打电话叫我过来!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和我男朋友上床的么!”

苏北怒吼:“好!很好!”

她转身,强忍着眼泪,准备离开这个充满背叛的房间。

但是刚走几步,就感觉后脑勺猛地一痛。

苏北眼前一阵发黑,猛地转身,就见叶冉拿着一个烟灰缸,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。

“要怪就怪你的……”

我的?我的谁?

苏北逐渐失去了意识,陷入了沉沉的黑暗。

……

待苏北醒过来的时候,只感觉身体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苦,空气中充满了男女欢好的糜烂气息。

“嗯……”一声呻吟不由自主的从苏北口中发出。

在她身上不断起伏的男人动作越发狂野。

男人迅猛的动作彻底唤醒了苏北的意识,她脸色潮红,不断推搡着男人的胸膛,试图拒绝狂涌而至的快感。

奈何苏北力气太小,身上的男人,根本不为所动。

她试图大声呼救,却只能发出隐忍的呜咽声!

黑暗中,苏北根本看不清男人到底是谁,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不断摇晃。

疼痛和快感,逐渐占领了苏北的脑海。

长夜漫漫,月色羞人。

……

天还没有大亮,路南便已经醒了过来。

他的头很沉、很晕,脑袋昏沉。

他回想起昨晚,在希尔顿酒店应酬,两杯酒下肚,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,便起身回房了。后面的事情,他现在只能想起一些模糊的片段。

转头看向身边躺着的女人,她的脸隐在暗处,看不清五官。

路南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昨晚和他喝酒的是明森公司的负责人,他们最近一直在努力讨好自己,想要得到盛世集团的新城土地开发权。

但没想到,他们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将女人送上自己的床!可惜,他路南不是这么好算计的!

他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,慢条斯理的穿上,举手投足尽是大家风范。

路南不在乎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子。美或者丑,都无法改变自己被算计的事实。当然,既然敢算计到自己头上,那些跳梁小丑也应该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!

……

苏北醒来的时候,身边早已没有了男人的身影,只有凌乱的大床和疲软的身体不停的提醒她,昨晚所遭遇的一切。

谎言、背叛、算计、失贞!

昨天发生的一切,如同虫咬鼠啮一般,让她忍不住想要发狂!

第2章 狠狠的一巴掌

苏北忍着身体的酸痛回到了家,刚一进门,就看到爸爸、妈妈和妹妹正坐在客厅之中,脸色难看。

见她进门,一道道鄙夷的目光大咧咧的看向苏北。

赤裸裸的打量和轻视,像是一根根钢针一样,狠狠刺在苏北的身上。

而苏北的父亲,苏云天更是大步走向苏北,手臂猛地抬起,抡起一个半圆。

“啪!”

一记又快又响的耳光狠狠的打在苏北脸上。

苏云天一脸愤怒,他怒气冲冲的骂道:“你个逆女!你看看你,都干了些什么好事!”

随即将一沓照片猛地扔到苏北面前。

照片上的苏北几近赤裸,被摆出了各种不堪入目的姿势。

苏北立刻想起了昨天自己被叶冉打晕的事情!

一定是叶冉做的!叶冉居然打晕自己,给自己拍这种照片!

叶冉,你好狠的心!

苏北颤抖着双手,捡起落在地上的照片,她看向苏云天,一脸震惊难堪,这件事情分明她才是受害者!

看到苏北震惊的神情,苏云天不禁提高了声音:“我们苏家竟然出了像你这种不知廉耻的人!难怪一夜未归,居然是做这种事情!简直丢尽了我们苏家的脸!”

苏云天说着,胸口不住地起伏,愤怒到了极点。

苏北微微抬头,就看见一旁的苏暖满脸都是幸灾乐祸,那双与自己极为相似的眼睛里满是戏谑和嘲讽。

母亲皱着眉,眼神轻轻掠过苏北,竟是连看都不看一眼。仿佛多看一眼苏北,就会脏了自己的眼睛。

苏北双眼通红,她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,心中十分委屈:“爸!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“解释什么!”苏云天脸皮涨的通红,背着手,浑身哆嗦,大吼:“照片都送到家里了,谁能诬陷你!不知廉耻,和站街女有什么两样?”

刺耳的话传来,苏北忍不住大声辩解:“这分明是有人害我!”

苏暖急忙说道:“不可能吧,姐姐刚回来没两年,怎么会有人害你呢!再说,姐姐昨晚不是和男人上床了么?”

“你怎么知道!”苏北立刻质问苏暖,她和一个陌生男人上床的事情,苏暖怎么会知道!

苏暖面色一慌,又见大家都盯着她,立马勉强的解释道:“你脖子上的吻痕不就是最好的证据么!而且我也是随口一说,也没想到姐姐就承认了!”

她话锋一转,又道:“和男人鬼混,又拍这种照片,不愧是从小在美国长大的,真!开!放!”

她说到最后,那三个字一个字一个字的蹦了出来,语气里是满满的鄙夷。

听到“鬼混”两个字眼,苏云天本就难看的脸越发阴沉,听到“真开放”三个字的时候,只觉得青筋突突直跳,看见苏北就来气。

“丢人现眼!!”说着,他抬起手,又给了苏北一耳光。

就在这时,苏北的姑姑苏云倩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“哥,你干什么!”苏云倩伸手将苏北护在了身后。

“你看看苏北干的好事!”苏云天将照片甩给了苏云倩。

苏云倩迅速的看了一眼照片,说道:“这种照片突然出现在苏家,本身就让人怀疑!你怎么能不搞清楚事情的经过就责怪北北!”

“经过!还要什么经过?能拍出这种照片,她还有什么丑事不敢做!让我苏家丢尽了脸!”

“丢脸?”苏北突然冷笑出声,“你们把我当成过亲生女儿么!我和苏暖同一天出生,却把我送出去!现在我被人害成这样,你都没有关心过一句!只是担心我丢了苏家的脸?你们都没有把我当成苏家人,那我丢谁的脸!”

“反了你了!”苏云天气的火冒三丈,手一扬,又想着教训教训苏北。

苏云倩听得一脸震惊,将苏云天推开了一步:“我真没想到啊!北北都说是有人害她了,你居然不相信自己的女儿!是,她从小就不在你身边长大,可她的确是你亲生的啊!”

苏云倩环顾了一圈,苏暖的嘲笑和大嫂冷淡的态度都让她感到心寒:“好!既然这个家容不下北北,那我也没必要让北北待在这里受你们的气!”

说完,苏云倩拎起包,拉着苏北就往外面走去。

苏北木木的跟着苏云倩,刚才的反抗似乎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。

苏云天看着苏北决然离开的背影,愤怒地大吼:“滚滚滚!滚出去就再也别回来!该死的扫把星!”

母亲细声细语的声音突然传来:“云天,别生气……”

苏北闻言,身体一顿,她有些期待的转身,看向母亲。

“不值得。”

轻飘飘的三个字彻底击碎了苏北心中那微小的期待。

她现在彻底死心了。

她一直努力想得到父母的注意,没想到,最后得到的,不过是两个狠狠的巴掌和一句轻飘飘的“不值得”。

反观苏暖得到的关怀,她忍不住苦笑一声,这或许就是爱和不爱的区别吧。

同样是亲生女儿,一个活的高高在上,像公主一般,一个落魄无助,姿态低到了尘埃里。

这个家,真的容不下她。

或许,她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

苏云倩气冲冲的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:“师傅,去机场!”

南希市的天空很蓝,飞机的轰鸣声响起,在南希市的天空中拉起两道长长的尾迹云。

第3章 重回苏家

五年后。

南希市,国际机场。

一个娇媚的女人,踩着一双五公分的Gucci高跟鞋,穿了身Chanel当季高级定制套装,提着一只经典款Lv包包,看起来高雅又大方。

她灵动的眼睛微微一挑,尽显风情,让人一看就要神魂颠倒。

她正是五年前,狼狈逃离南希市的苏北。

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,手里推着一个银白色皮箱,背着一个黑色小旅游包,一身英伦范的牛仔装,活脱脱一个小绅士,引来路人的频频瞩目。

小男孩看着拥挤的机场,下意识皱眉:“妈咪,我们快点走吧,站在这里,我都快被当成大熊猫围观了!”

苏北环视了机场一圈,点了点头,拉着小男孩就往外走。

她一边走一边想起回国前苏云天给自己打的电话,说是叫自己回国参加苏暖的婚礼。

五年啊,整整五年,他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,就是让她回国参加妹妹苏暖的婚礼,如果不是苏暖结婚,也许父亲一辈子都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了吧。

时隔五年,当初父亲是怎么将她赶出家门的场景,仍然如同昨日般清晰。

但是苏北不想再去计较,她现在过得很好,五年的时间过去了,她想将这件事情翻篇,也不想去记恨谁,毕竟那些人都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亲人。

只是没有之前那种无比期待父母关爱的感觉了。

而这次回国,苏北不仅仅是为了参加苏暖的婚礼,更重要是有人重酬聘请她回国工作。

苏北将儿子送到公寓,便接到了苏云天的电话:“北北啊,我派去机场接你的人,说没有见到你,你去哪里了?”

听着父亲一反常态,和气又慈祥的声音,苏北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但是,那种怪怪的感觉,她自己也说不出来。

她淡淡的开口:“我已经在路上了,一会儿就回家,不用接我了!”

苏北说完,就立马挂了电话。

她转身看着站在客厅里的苏寒:“小寒,你一个人先在家里待着,吃的冰箱里有,妈咪先出去一趟!我给你找了个小阿姨,负责你日常的饮食起居,很快就来了。”

苏寒懂事的说道:“妈咪,你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!”

苏北欣慰的点点头。

苏寒和苏凛,是上天赐给她的珍宝,为了他们,自己受再多的苦,也值得。

苏北到苏家的时候,苏云天、云锦、苏暖,全都巴巴的站在门口,等着自己。

苏北眉宇间,闪过一丝疑虑。

记忆中,父母和妹妹,可没有这么待见自己。

难不成,她离家五年,他们突然良心发现了?

她刚上前一步,苏云天就立马凑了过来:“北北啊,你可算是回来了,五年了,爸爸和妈妈,一直盼望着你能回来!”

苏北嘴角掠过一抹嘲讽的笑容。

是吗!五年的时间,要是真的想自己的话,怎么会不打个电话,更别提来美国看看自己。

她冷着脸说道:“说吧,您叫我回家,究竟有什么事情?”

第4章 设计逼嫁

苏云天看见苏北并不买账,顿时老脸一僵。

但是,他想到之后的事情,只好努力调整了一下尴尬的神情。

他一副无比悔恨的样子,哽咽道:“北北啊,我和你妈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,你到底是我们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从小把你送出去,我们心里也痛啊!但是你也得体谅爸爸,爸爸担负着整个公司所有人的生计啊!”

当初苏北和苏暖出生的时候,正是苏家公司十分困难的时候,苏云天找了一个算命先生,算出苏北正是克苏家的人,为了苏家,苏云天和云锦将苏北送了出去。刚送出去,苏家的公司便立刻有了起色,苏云天就认定了苏北就是来克苏家的!就想把苏北扔了。

幸亏姑姑疼惜她,将她带到美国,抚养长大。

苏北看着苏云天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着以前的事情,心里也是感慨万分。

她动容道:“事情都过去了,爸爸不用说了。”

苏云天一听,立马顺杆子爬,道:“我知道以前的事情是我们太过分了,也希望北北能给我们一个补偿你的机会!”

苏北一脸疑惑的看向苏云天,难道五年不见,苏云天真的良心发现了?

她看向云锦和苏暖,就见云锦笑得一脸慈爱,苏暖则一脸僵硬的假笑。

苏北道:“补偿?”

苏云天笑道:“路家,你知道吧,他们家要跟咱们家联姻,我跟你妈商量了一下,决定让你嫁过去,当路家的大少奶奶!”

什么!嫁人!

还是嫁给路家的大少!

有传闻说他从小疾病缠身,行踪神秘难寻,连媒体都得不到他的任何信息,听说是个残废。

苏北腾的一下站起来,刚才满满的感动都收了回去,她冷冰冰的说道:“原来你叫我回来就是想让我联姻!亏您说的出口!”

苏云天还没开口,倒是云锦说道:“路家大少好歹是路家的独生子,你嫁过去了,就等着吃香喝辣、享福了!本来说是让暖暖嫁过去,但是暖暖现在可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,为了暖暖的事业,她现在不能嫁人!”

苏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颤抖,什么?

那就让她嫁么!

简直做梦!

她还有两个小宝贝,如果她真的嫁人了,他们怎么办?

她愤怒的朝着云锦喊道:“你做梦!我是不会嫁人的!”

云锦一愣,似乎是没有想到苏北竟然这么强烈反对,她见苏北不吃软的,立刻变了嘴脸,冷笑道:“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苏云天也是立刻变了脸,阴沉道:“那可由不得你了,路家的人,我们可得罪不起,你今天嫁也得嫁,不嫁也得嫁!”

苏北神情阴鸷的看着他们:“如果我不嫁呢?”

苏云天拿出手机,打开了一段录音。

“哥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!我的公司倒闭了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苏北神情立马僵住了,姑姑?

她回来的时候,公司不是还好好的吗?怎么突然间,就出事了。

紧接着,苏云天的声音,从手机里传出来。

“对我的确没什么好处,但是,这就要看看,苏北究竟肯不肯合作了,不然的话,你的公司,还是会被收购的!”

苏云倩愤怒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,“哥,北北她也是你的女儿,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呢……”

苏云倩后面说了什么,苏北不知道,因为苏云天将录音关了。

苏北红着眼睛,看着苏云天:“你居然这么对待姑姑!”

苏云天满脸嘲讽的说道:“为了能和路家搭上线,这点事情算什么!如果你不嫁,就等着云倩的公司破产吧!”

姑姑从小将她养大,还帮她照顾苏凛,现在公司有难,她绝不能袖手旁观。苏北慢慢闭上眼睛,眼角滴下一滴泪水。

她沉痛的开口:“好!我嫁!”

相关阅读

  • 婚纱摄影
  • 婚礼策划
  • 婚纱礼服
  • 婚宴酒店
  • 聚优惠
  • 结婚问答
  • 结婚百科
推荐阅读